用户与从业者持续攀升监管趋严的直播行业外冷内热

用户与从业者持续攀升监管趋严的直播行业外冷内热

因为身处互联网行业,身边有很多朋友经常会问“现在做直播晚不晚?”“做直播有前景吗?”紫金财经小编的回答一直是“不晚,找准自己的特色和合适的平台,现在就做!”

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公布的《中国网络表演(直播)行业发展报告(2021-2022)》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行业市场规模达1844.42亿元,主播账号累计近1.4亿,一年内有过开播行为的活跃账号约1亿个,2022年上半年,新增开播账号826万个。

互联网的发展如火如荼,多种新业务形态不断出现,直播行业也受益于趋势与流量,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另外,国家对直播行业的参与主体进行规范管理,逐渐形成了常态化、全覆盖的监管机制,这也意味着直播行业的竞争走过草莽时代,更加透明化、公平化,甚至专业主播需要“持证上岗”。

可以预见的是,直播行业正在沿着规范化的道路发展,尤其是随着野蛮生长时代结束,直播行业进入冷静期。直播平台在思考商业模式创新和扶持优质内容创作的同时,旧的头部主播逐渐沉寂,流量在向新生的优质主播倾斜。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统计,截至2021年12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7.03亿,同比增长8652万,占网民整体的68.2%。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普及,宽带的大步提速,不仅使网络直播变得更清晰更流畅,也使更多普通人不满足于只是观看直播,而是下水一试,加入了直播阵营。

网络直播作为一种实时传播的视听节目形式,持续受到广大网民青睐,也催生了直播行业的壮大,在直播天量的流量池所打造的风口下,资本也频频大手笔投入,以至于在2016年演绎出了“千播大战”。

直播平台的更迭对于很多用户来说感受并不深刻,但一些头部主播因为个人行为不当被全网“封杀”,逐渐让人们意识到,直播行业并非可以肆意喧闹的法外之地。直播行业头部公司也顺应监管趋势加强自身约束。与此同时,监管层对直播的监督范围也逐渐从平台整体内容,向主播个人言行延伸,其目的是要将直播行业置于阳光之下。

2022年被很多人称为直播行业最严监管年,多项针对直播行业的新规落地,取消直播平台小时榜入口、取消直播间的榜一榜二,这些规范甚至直接冲击了主播的曝光度和商业模式。

网上虽有对直播行业是否存在过度监管的争论,以及对一些主播的违规事件,是处罚平台还是处罚主播的讨论,但走完无序的上半场,直播行业已经开始进入深耕细作的下半场。

未来,无论是秀场、电商,还是泛娱乐、电竞、游戏,直播的每个垂直细分领域很可能会聚集一至两家头部平台和少数个性鲜明的平台,产业链上下游和资本力量将更加聚焦内容制作和商业合作开发。

失之桑榆,得之东隅!政策监管作为引导行业健康发展的手段,不仅促进了直播行业规范化,还推动直播平台去探究更丰富的内容形式与创新思路。从这个角度说,反而促进了整个行业的向前发展。

版权,一直以来是直播行业不愿谈及却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在直播时哼几句歌、放个背景音乐,涉嫌侵权吗?这个问题在前几年可能不被重视。但现在,这个答案很肯定:涉嫌侵权。

今年7月,“游戏主播PDD直播间唱歌被原创方索赔10万元”一事有了新的进展,《向天再借五百年》歌曲著作人张宏光委托北京梵清律师事务所发出声明,就刘谋(PDD)在直播中演唱《向天再借五百年》侵权事宜已与当事人及直播平台达成一致意见。

刘谋(PDD)也在其个人微博上发表声明致歉。PDD表示,因本人曾在直播中演唱《向天再借五百年》所产生的侵权纠纷,受到大家关注。目前经过和版权方律师友好沟通,已经获得了《向天再借五百年》词曲作者的谅解。

虽然这类侵权行为在互联网时代的各个自媒体、直播平台普遍存在,但违规行为并不能因为法不责众而被忽略。

此前就有律师对于直播中使用音乐、影视剧内容作为素材的现象发表意见,认为直播是带有一定商业性质的行为,也可以通过商业运营获得收益,如果在未经权利人授权的情况下,演唱歌曲、使用影视素材,均属于侵权行为。

获益越大,粉丝越多,责任也就越大,这是公众人物对版权谨慎的原因。作为直播平台方,也已经逐渐树立起尊重知识产权的意识,对主播运营工作给予指导,建立起风险控制意识,有的直播平台还建立起知识产权相关的审核流程和工作人员。

有直播平台的工作人员向紫金财经小编介绍,平台会购买相关歌曲、影视内容版权,通过一定收费标准向主播开放,主播在直播时如果要唱歌或使用相关素材内容,先在平台规定的软件中检索,检索出的内容有版权授权后就可以使用。

几年前直播平台喧闹,互挖主播墙角,开启抢人大战,成为直播行业的一抹阴影,引发社会关注的同时,也暴露了行业竞争的无序。

现如今,直播行业在规范化的道路上继续前行,对版权的关注度持续提升,从而避免侵权问题,并且通过分销版权减少运营成本。各家直播平台正视版权的策略,为直播行业带来新的形象改变和未来更多的可能性。

随着直播行业逐渐由分散走向集中,千篇一律的“网红脸”主播反而越来越不受欢迎,主播也进入到精细化、专业化的发展阶段。直播平台开始积极扶持优质的内容制作方,加强内容与直播的关联度,寻找新的特色商业路径。

“东方甄选”的直播带货成为今年抖音直播带货届的天花板之一,不仅源于主播们以兴趣与内容为引流方式,更源于抖音对创意主播的扶持,差异化的内容直播形式,让过去吆喝式直播带货相形见绌,也开启了新一轮主播专业化升级。

快手则更加重视“草根直播”和农业扶贫。在农资这个赛道上,快手今年表示将投入30亿流量资源,打造1000个快手农技人,体现了直播行业的CSR(企业社会责任)。

快手电商农资行业负责人刘红超说:“快手平台会陆续推出围绕种植户、养殖户服务及权益,不限于保险服务、金融服务、农技服务,做更符合用户需求的农资平台。”

今年初B站直播发布了《2022年哔哩哔哩直播公会激励政策》,并同步对外招募公会入驻。作为直播的后起之秀,B站寄希望于通过分成奖励等方式,与直播公会绑定利益,创新直播活动玩法。

以电竞直播为代表的虎牙也通过与腾讯深度绑定,通过“SPARK2022”腾讯游戏发布会展开新游联运活动,在虎牙直播平台各游戏品类开展专区活动,用户完成系列订阅、预约和下载任务便有机会解锁多种虚拟游戏道具和周边。这在提升游戏用户的参与度同时,更进一步扩大了虎牙在游戏圈层的关注度。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紫金财经表示,挖掘直播的特色形式和内容创新,成为今年直播行业的主要工作,虽然行业处于变革之中,但对于优质内容的输出,是各方都愿意看到的。不管是哪种直播方式,对于直播平台来说,内容才是关键,能否运营好内容,将是增强直播平台用户黏性的核心。

业内人士指出,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个体系的建立和完善,需要逐步跟上,需要专业人士以及各个方面的配合。行业向好发展总需要经历彷徨和调整,最终才会向上向前。

可喜的是,最近爆红的直播界“清流”还是给人们以鼓舞。这说明才学和内容还是很关键的,他们也算给我们一个生动的样本,如何在市场和发展中寻找适合自己的发展点。

现在都在说阵痛转型,网络直播也不例外。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只要坚持信心,只要合法合规,好的内容经过大浪淘沙后,还是能够展现出很强的生命力。

国家对于网络直播的规范一直在不断加强并细化。2021年2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7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规范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严惩违法违规行为,全面清理低俗庸俗、封建迷信、打“擦边球”等违法和不良信息。同时,建立直播账号分类分级规范管理制度,对主播账号实行分类分级管理。

今年4月以来,国家网信办会同相关部门开展为期3个月的“整治网络直播、短视频领域乱象”专项行动,集中整治网络直播存在的违法违规内容呈现乱象,从严整治违规营利、恶意营销等突出问题。

而经济大环境的萎靡,对直播的影响也在逐渐隐现,这一点在各大直播平台的财报中就可见端倪。在付费用户规模方面,快手、虎牙、斗鱼、陌陌、映客、YY等头部直播平台,均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转入下滑趋势。这也导致整个直播行业近两年营收和利润表现萎靡的一个重要原因。

同一时期,上述几大平台的直播相关业务收入均不及上年同期水平,其中快手、虎牙、斗鱼等出现了三年来首次下降。而取消打赏榜单,禁止以打赏额度为标准对用户进行排名等,对直播付费用户的习惯产生重大影响。

在监管不断加强和细化,以及经济大环境不彰的现实环境下,8月15、16日,斗鱼、虎牙相继发布了2022年Q2财报。在经历了行业动荡之后,两家企业都迎来了收入下滑的阵痛时期。

财报显示,斗鱼今年二季度总营收18.33亿元,同比下降了21.6%。而虎牙方面,今年二季度总营收22.75亿元,同比下降23.1%。

尽快外部环境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但从虎牙的财报数据中依然可以看到亮点,推进内容投入策略和产品升级下,用户使用时长同比增长约12%。在扩大活跃用户群体的同时,虎牙直播移动端次月留存率继续保持在70%以上,取得这样的成绩着实不易。

其中,热门赛事如“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英雄联盟季中冠军赛(MSI)”和“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成为虎牙本季度收看人次最多的电竞赛事。另外,虎牙公司与《穿越火线》游戏加深合作,“穿越火线职业联赛(CFPL)春季赛”继续受到用户的追捧。

除了打造优质版权赛事生态,虎牙也在购买版权的同时,通过分摊版权费用降本增效。如虎牙获得LPL直播版权后分销给其他直播平台,既减轻了成本压力,也在内容的同台竞争中,通过技术和服务的比拼吸引流量。

而斗鱼最新发布的财报也说明了同样的问题。斗鱼第二季度移动端季度平均MAU为5570万,付费用户为660万,较上季度增长20万。只是在成本因素考虑下,因为版权采买对于平台来说价格过高,斗鱼放弃了一部分版权。比如今年二季度,斗鱼平台并未直播“英雄联盟手游联赛(WR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夏季赛”,以及“英雄联盟季中邀请赛(MSI)”。

对于斗鱼来说最大的问题也正是版权问题,因为失去头部赛事版权虽然降低了成本,但对于用户的吸引力也会随之下降。对此,斗鱼将内容生态建设重点放在自制内容生产方面,根据不同圈层用户的内容偏好和不同游戏的特性,与主播、游戏厂商共创精品化自制赛事和PGC节目。

不过业内人士指出,自制内容虽然能够大幅度的降低成本,但自制内容并不能与优质内容直接划等号,自制内容也不能天然的带来用户的增长和黏性的增加,目前尚无有说服力的数据来说明,自制内容可以更好的助力营收,达成目标。

对于斗鱼来说,失去重要赛事版权、自制内容能够多大程度上助力营收目标的达成,以及其在赛事侵权、主播歌曲侵权上的诸多问题,都是在未来的阶段需要下大力气予以解决,才能跨过阵痛期。目前来看,难度不小。

今年6月初,游戏市场研究及数据分析服务商Newzoo发布的《2022年全球电竞与游戏直播市场报告》显示,就游戏直播观众而言,中国坐拥全球最大的市场,从2020年开始,中国市场以7.6%的复合年增长率持续增长,到2025年,中国游戏直播观众数将达到2.675亿人。

显然,仅游戏直播这一垂直细分场景,国内就聚集过亿的直播观众,而且不同平台的内容创作与玩法各有不同。随着监管不断加强,经济大环境短期不会迎来快速增长的情况下,多维度的进行尝试,丰富平台内容与直播形式的多样性,打造更为优质的用户体验,成为直播平台持续吸引用户的竞争力法则。

纵观目前整个互联网行业,估值绝大部分处于历史较低水平,中信证券在此前发布的研报中指出,疫情向好趋势下消费有望迎来复苏,各流量平台下半年广告业务有望迎来高弹性。随着互联网监管政策趋于常态化,市场对于监管政策变动的边际敏感性料将减弱。

随着直播行业的发展越来越走向阳光化,一方面监管促进直播健康有序,唯流量规模和唯消费额排名情况,已经发生了根本转变;另一方面,各细分领域加强运营效率与新的形式和内容,在重视版权的同时不断优化运营成本,为用户提供更多新颖的直播玩法。

直播平台在加大优质内容投入和创新的同时,加强成本控制,提高收入质量的结构性调整,成为当今直播平台普遍要掌握的内功。直播行业接下来依然会面临更多政策规范的出台,及时调整平台相关产品和运营以确保合规,通过对优质内容和创新产品的投入,持续提供具有吸引力的娱乐内容以满足用户需求。

直播行业在机遇中初现,在挑战中增长,在洗牌中得以幸存,“剩”者为王才会逐渐成为行业赢家。直播行业的发展前景仍然是可观的,被多数专业人士看好。

直播行业已经成为了当下互联网行业最为看好的未来模式之一。直播行业相关问题势必会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及技术的进步取得重大完善升级,不需要太长时间,整个直播行业便会再次迎来欣欣向荣、飞鸿卓远的景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og out of this account

Leave a Reply